做生活的主人

2019-06-14 19:04

家庭教育中过于娇宠,放任自由,孩子就是一切。这在隔代教育或独生子女家庭中尤为凸显。孩子就是家庭的全部,是一个家族的希望,于是孩子要什么给什么,尽其所能满足孩子的欲望,为孩子扫除成长路上大小障碍,只求他顺风顺水。陶行知曾指出;“共生活共甘苦为最好的教育”,因为“甘苦共尝才能得到精神的沟通,感情的融洽。”家庭教育,就应该让孩子独立自主,作为家庭主要成员参与家庭力所能及的事务中来,在生活中教育,在教育中生活。“吃过糖才知道糖是甜的……白糖、红糖、芝麻糖、甘蔗、吃过几回,才知道是抽象的甜”,“劳力上劳心,用心以制力”,才能开创新的途径。家庭教育中过于独裁,家长就是权威,家长之言即是真理,孩子失去了自我。作为家庭成员之一,孩子剥夺了选择权、发言权和自主权,能做的只有“惟命是从”。孩子也将在一次次屈服中,失去了尊严,迷失了自我,变得懦弱,胆小。“人只晓得先生感化学生,锻炼学生,而不知学生彼此感化锻炼和感化锻炼先生力量之大。”若以生活为家庭的中心,那么从家长到孩子,各有各的事务,各有各的学问要增进。家长应尊重孩子的人格,权益,充分倾听孩子的心声,民主平等地共商和孩子有关的事情,给孩子创造发表个人见解的机会,尊重真理,谦虚好学,与孩子互帮互促,共同进步。家庭教育是以孩子为教育主体的教育,应把教育的决策权赋予孩子,应让孩子做自己的主人,做生活的主人。作为家长,我们首先应该明白:“教育不是灌输,而是点燃心灵的火焰”;其次应该做到:“一、解放他的头脑,使他能想;二、解放他的双手,使他能干;三、解放他的眼睛,使他能看;四、解放他的嘴,使他能谈;五、解放他的空间,使他能到大自然大社会里去取得更丰富的学问;六、解放他的时间,不把他的功课表填满,不逼他赶考……学一点他自己渴望要学的学问,干一点他自己高兴干的事情。”再其次需要寻求灵活多样的教育方法,以树少爷,树小姐的培养方式,只会让教育进入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中,是培养不出栋梁之材的。最后铭记:“千教万教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学做真人”。

父母作为家庭教育中的主导,是孩子的第一任也是终身老师,其一言一行是孩子学习的典范,将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的一生。而在现实中,我们常常看到,或是父母一边玩着手机,一边催着孩子写作业;或是父母一边打着麻将,一边教育孩子;或是父母自己做事没有条理,却不停的指责孩子无厘头,等等。陶行知曾在文章中写道:“孩子最易受影响人者也,父母之言行举动,子女多于不知不觉被其激触,效而尤之。”他还在《儿子教学做》中指出:“我希望每个儿子做成一个什么样的儿子,我得把我自己先做成那样一个儿子。我要教儿子自立立人,我自己就得自立立人。我要教儿子自助助人,我自己就得自助助人。”福禄贝尔的“国家的命运与其说是掌握在当权者手中,倒不如说是掌握在父母手中。”道出了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之大,对国家命运的责任之重。父母是孩子的人生镜子,必须做到以身作则,重视言传身教,做好孩子的榜样。

随着中国社会、经济、政治的快速发展,越来越多的家长进入城市,同时也产生了众多的留守儿童缺失正常的家庭教育。即使在城市,由于工作、生活的种种压力,很多家长也疏于与孩子之间的交流。家长和孩子之间共处的时间太少,就无法倾听孩子的心声,更无法真正了解孩子的需求。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:“没有家庭教育的学校教育和没有学校教育的家庭教育,都不可能完成培养人这一极其细致而复杂的任务。”陶行知,早在1924年就指出:“婴儿出生后,父母仅仅取一个名字是不够的。要想婴儿成家立业,必定要用尽心血去教他,养他才行。”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,唯独从心里发出来的,才能打到心的深处。家庭教育更是如此,也更易如此,父母应该多些时间陪伴孩子,多倾听孩子的心声,用真诚和无私的爱为孩子的成长负责。

由于社会竞争压力的不断加大,学生学业压力也随之不断增加,更多的家庭教育开启了重智力轻德育、重认知轻实践的培养模式。父母对孩子成才的期望立足在了“分数”上,忽视了对分数之外因素的探究。这样的结果抑或是批发式培养出一批“高分低能”的“人才”,抑或是量贩式产出一群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“圣人”,都不是当代教育所应有的现象。陶行知曾给教育下了一个最为简明的定义:“教育就是教人做人”。父母应教育孩子学习要“用活书,活用书,用书活”,生活要“学做事,学做人,不要做书呆子”,“不应当专读书,他的责任是学习人生之道”。为了追求教育成效,越来越多的家长打着培养“特长”的幌子将孩子送入各色各样的培训机构,越来越多的孩子被迫放弃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快乐童年,风雨中,烈日下疲于奔波在培养“特长”的途中。家庭教育沦为了知识和技能培训教育的后勤保障,完全忽略了孩子真正的需要,自身的能力及个性发展的需求。切不可视而不见任其自生自灭,也不可期望太切揠苗助长。